• 书院一隅
  • 清风厅
  • 书院一角
 

联系我们

地 址:河北省唐山市迁安市黄台
        湖莲花岛

电 话:15175619429

联系人:徐先生

 
 
书友故事
当前位置:春瑞书院 >> 书友故事 >> 浏览文章
徐春瑞先生藏书故事二则
时间:2015年02月09日        点击:次      【字体:
文 /张森 范立彦

    一、一只老木箱

    在春瑞书院的怀旧屋中,有一只老木箱,木箱的上盖油漆剥落,板面开裂、塌陷,只有前脸暗红的漆色和箱口上老旧的铜活儿,让人可以依稀想见它当年的风采。
    说起这只老木箱,来历可是非同寻常。那是1964年初冬,徐春瑞还在滦师上学。当时,随着“文化大革命”运动的展开,“破四旧”成为当时的主题,许多古书、古建筑、老物件都被打成“四旧”无情摧毁,就连学校礼堂的铜字牌匾,也被说成是“四旧”而被砸烂。面对此情此景,徐春瑞心急如焚,因为在他的家中,就有满满两板柜头子的古书,以当时的标准,无疑在“四旧”之列,是要被彻底销毁的。自己家的藏书多,村里尽人皆知。父亲是村里有名的秀才,写一手好字,喜欢读书,也爱藏书。正是受父亲的影响,自己和两个姐姐才考上学到外面读书。如今,这些书就要遭受劫难,自己该怎么办?毁了,自然就不会有风险了;可要偷偷藏起来,那风险也实在不小,一旦被人告发,扣上一个“破坏文化大革命”的罪名,恐怕自己这辈子的前途就完了。如何让这些好书既能躲过这一劫,而自己又安然无恙呢?几经考虑,他终于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——拣有用的留,拣用处不大的销毁。
    想好了应对之策,当天下午他就跟老师请假回了家。回到家中时,天已经黑了。见他突然回来,父母感到有些惊讶。他向两位老人和盘托出了自己要保护那些古书的想法。父亲沉吟半晌,撂下一句话:“你这办法好是好,毕竟要担风险的,你可一定要想周全了。要是能让咱家这些书躲过这一劫,你就是咱们家的功臣。”听了父亲的一席话,他郑重地点点头。然后,跟母亲提出要借家里的衣箱用,母亲二话没说,当即腾出衣箱给儿子。她希望这只当年娘家陪嫁的衣箱,能够保佑儿子和这些书躲过劫难。
     几乎整整一个晚上,他没有睡觉。他把那些书一本一本地取出来,当年读书的情形又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。《大八义》、《小八义》、《东周列国志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红楼梦》……每一本书的背后都有一串故事,每一本书他都舍不得,可如今,他却必须要做出抉择!几经斟酌,他决定把那些国学经典著作的线装古书留下来,因为这些东西一旦毁掉,恐怕就再也找不到了,而那些小说、故事类的书,将来也许还会重印的。主意拿定,他开始挑选起来。等到两柜斗的书都选完,天已经麻麻亮了。看看选出来的书,一木箱无论如何也盛不下,于是只好忍痛割爱,再选,再淘汰。事过多年,一想起那晚的情形,他就心痛不已。
    趁着家人和邻居们都没有起床,他悄悄打开厢房的门,用镐撬开土炕面的大坯,掏出里面的小坯,腾出一只木箱的位置,把箱子坐进去,然后再去正房把那些选出来的书搬过来,小心翼翼地放进去。为了防潮,他又找来石灰和农药“六六粉”放在里面。等他把这一切都做好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。接下来他要做的,就是大张旗鼓地把那些选出来的书烧掉。
    听说老徐家要烧“四旧”的书,邻居们都来看热闹。他把选出来的书堆在堂屋灶膛前,然后升起火来,把书一本本送进灶膛,为了表示自己烧得彻底,他还拉起了风箱,脸上一副解气的样子。殊不知,此时他的心里正在流血,他这是在和自己心爱的书永别呀!那天的早饭,他没有吃,他没心情吃。很长一段时间,那天早上的情形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。
直到1972年“批林批孔”运动,那些藏在炕洞里的书才有机会重见天日。那时,他已到县委宣传部工作,领导让他查找有关历史资料开展“评法反儒”活动,他想到那些藏在老家炕洞里的书正可以借此发挥作用,于是悄悄回到家里。当他从炕洞里取出那口尘封了七八年的木箱打开后,惊奇地发现,那些书竟全都安然无恙!感谢苍天保佑,感谢母亲的老木箱!站在炕洞前,他对着老木箱深深地鞠了一个躬。然后郑重地把老木箱从炕洞里搬出来,摆到正房自己的住室里,从此,他再不想离开这只宝贝书箱了。
    转眼到了1976年,唐山大地震震惊全国。迁安虽说不在震中,但也房倒屋塌。地震当天,他在机关参加抢险救灾,但心里一直惦记着家人和那只老木箱。直到第二天下午,才抽出空来回了一趟老家。面对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儿,他稍稍安顿一下,便询问起那只老木箱来。妻子告诉他,多亏了老木箱,书没有大碍,但老木箱上盖却被砸塌了一块。由于木箱被砸坏,进了点儿雨水,已经拿到外面去晾晒了。听妻子这么一说,他的心才稍稍放下,亲自察看那些书后,匆匆奔赴抢险救灾第一线。
    “文革”结束,日子越过越好,他的书也越藏越多。1980年,他用漂亮的新书橱取代了老木箱,可老木箱却始终不舍得扔掉,从老家到城里,这只老木箱一直跟着他走。家人几次劝他把老木箱扔掉,可他就是舍不得。在他心里,这只老木箱,就像立下赫赫战功的老将,老了,他就供起来,他不能忘本。
上一篇:没有了    下一篇:文革集报记
春瑞书院 版权所有    书院地址:河北省唐山市迁安市 黄台湖莲花岛    联系电话:15175619429    联系人:徐先生
乐不独享,美不专擅,斥资献宝,筑此书院。励我后学,益我文苑,泽惠桑梓,振兴迁安。濡水浩荡,燕岭摩天,嘉行义举,永为美谈。